• 应城资讯网
 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小说

陈念吴郁陈念往事小说在线阅读byzerocw全章节阅读

2020-05-20 20:53:25  来源:应城资讯网
    陈念往事第3章

    那一年暑假天气格外的凉爽,吴郁和他的师兄孟伟刚走出了他们钢琴教授——国家一级钢琴家王开山老师的别墅。

    吴郁是一个怕热的人,今天,他干脆穿了件白色t恤,一条黑色七分短裤,外加一双凉拖鞋,可他183的身高,校级运动会常客的体魄,让人不由得联想这人是不是天生的衣架子。站在他身边的孟伟,虽然西装笔挺,相貌堂堂,可一旦站在吴郁身边,所有的目光只会第一时间扫向吴郁,持久并漫长。此刻这个衣架子一言不发,仿佛心神恍惚,若有所思。刚才红灯亮起时,吴郁还在往前走的惊险一幕,让孟伟不得不开口问道:“吴郁,你今天怎么了?我瞧你一路了,你一直都不说话,你今天可有点奇怪。”

    吴郁抬起头,看了看他的师兄,说到:“师兄,你对摇滚有什么看法?”

    “让我想想,嗯,这是一种来自countrymusic,融合了blues和jazz的现代艺术。美国是摇滚乐的摇篮,英国将它发扬光大,并传播到了整个欧洲,反“入侵”到了美国。在美国,hippie代表了垮掉的一代,在英国,heavymetal将反抗精神刻在了血液里。但这种音乐的巅峰过于短暂,随着商业化的兴起,时代的变迁,很遗憾,如今,它正在慢慢老去。我说的对吗,师弟?”孟伟笑着望向吴郁,仿佛他刚刚向教授回复了一个满分答案。

    吴郁摇摇头,说:“不,师兄,我并不是要谈这个。你还记得上个月我去了趟荷兰吗?那天我刚听完一场音乐会,正好这些乐者中有一个是我的朋友,我就被当成伙伴让他们拉到了一家地下酒吧喝酒。天知道,他们居然这么能喝,我不到三个回合就醉得不行了,我心想,再喝下去,恐怕我得喝死在这儿。我只能连连摆手投降,恳求他们让我打车回家。好不容易摆脱了他们,我出门一看,这里我完全不认识。这里小巷极多,几分钟就有分岔口,如果你是我,当时你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。更倒霉的是,我不知道为什么,那一天,遇到的每个人都说着口音浓重的英语,我听不懂,他们也说不好。”

    “难道这附近没有出租车?”孟伟发出了疑问。

    “根本不可能,那地方全是小巷,我应该是喝醉了,所以一直原地打转,根本没走到大路上去。我走啊走,天越来越黑了,我开始害怕了,说真的,我20年来,第一次在异国他乡,因为这种迷路这件事情害怕。”

    “然后呢?”孟伟迫不及待地问到。

    “然后,我在一个拐弯处遇到了一个女人。因为她穿的太奇怪了,所以我第一眼就发现了她。”

    “屁,你一定是看人家漂亮,所以才印象这么深。”

    “师兄,我发誓我说的全都是真的。当时荷兰天气还并没有暖和起来,我穿着一身长袖都觉得冷,但那个女人只穿了一件无袖波点连衣裙,大红色破浪长发,说真的,所有人只要看她一眼,都会留下深刻印象。”

    “我猜这一定是一次浪漫的艳遇。”孟伟打趣道。

    “师兄,你只说对了一半。那个女人看到我注意到了她之后,她径直走过来,又在离我一米远的地方站住。还好,这次张开口就是我听得懂的英文。她问我,她问我是不是来旅游的,还问我,我要去哪里?”

    “你怎么说?”

    “我差点连我姓什么都告诉她了,我当时真的慌的不行,人生第一次感觉到手足无措的绝望。我当时迫切离开这个我走了几个小时,都走不出去的迷宫。”

    “然后呢,她带你找到了路?”

    “不”吴郁发出愤怒的吼声,“她带我回了她的住所,我那么相信她,跟着她七拐八拐,我居然一点怀疑都没有,进了门,我才发现,那里是一家妓院,那里全是卖淫的和**的,在寻欢作乐。”

    “哈哈哈哈,吴郁,你笑到我头掉,你这番经历,连写小说的人都不敢信。”孟伟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    “她进了门,就开始脱我衣服,我不脱,她就哭。她说她来自乌克兰,家里人都生病死了,她为了谋生来到荷兰,一事无成,只好干起皮肉生意,又说我是今天的第一单,再不赚钱,她就要饿死了。师兄,也许这个故事听起来不可信,但当时她的表情真的让我不得不信。我甚至觉得,这样都是演的话,叫她天才也不为过了。”

    “然后呢,别告诉我你来真的。”

    “不,我自认为还没有不挑到这种程度。我给了她100欧,我恳求她让我休息一晚,既然她不肯放我走,而我又醉又困,就让我安心躺在这儿一晚上,她净赚100欧。”

    “她同意啦?”

    “她转身就走,她眼角刚流出的眼泪,下一秒就收了回去,仿佛装了弹簧。”吴郁闭着眼摇头叹气道。

    “哈哈哈哈,果然是戏如人生。你那天也算够惨了。”

    “不,师兄,那是我最幸福的一天。我大概只睡了1个小时,就被浪潮般的音乐声叫醒,我还懵着呢,想向窗外看看究竟谁在唱歌,结果,我看到这栋楼和对面楼里所有的人都打开了窗户往下看。我只好站起身来,也向外张望。师兄,命运有时候就像一个玩笑,他不告诉你,你想要的是什么,幸运的人,天生就知道。不幸的人,也许要花10年,20年,甚至一辈子。”

    “吴郁,到这里,我是真的听不懂了。”孟伟看向这个忧郁神色的男人。他不明白这位天之骄子究竟有什么不满意的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