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应城资讯网
 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小说

《一场悲欢半生痴缠》宁佳微/沈寒诺全文在线阅读

2020-05-21 20:38:37  来源:应城资讯网
    一场悲欢,半生痴缠第2章 他的羞辱

    什么!

    宁佳微身形趔趄,不敢置信地看着沈寒诺。

    而宁佳茗闻言,也是一惊,可望向宁佳微的目光里却满是讥讽与嘲弄,更多的是兴奋!

    外面风雪大,穿着棉裤跪在雪地里都冷得打紧,解了棉裤的话……

    呵,宁佳微那双腿,就等着废吧。

    “不行的王爷……”翠儿反应过来后立即跪在地上,不断地向沈寒诺磕头求情,“王爷,您要怎么罚奴婢都可以,求求王爷放了我家小姐。”

    “怎么?不愿意?”沈寒诺未曾理会翠儿,只冰冷地看着宁佳微:“来人,挖去她的双眼。”

    眼看翠儿即将被拖走,宁佳微慌忙中一把抱住她,双手死死的拽紧她的衣衫,她望向沈寒诺,艰涩的道:“我……跪!”

    “小姐不可以,”翠儿连忙抱住宁佳微的双腿,不断朝沈寒诺求情:“王爷,您不能这么羞辱我家小姐,我家小姐……我家小姐以后还怎么做人啊!”

    “而且……而且我家小姐的腿在三年前为了……”为了见您已经被茗侧妃害得落了腿疾,连路都不能多走,外面天寒地冻的,又怎能再经受这些?

    可她没机会说出后面那些话,便被宁佳微厉声打断了,“翠儿,起来。”

    一听到三年这个字眼,沈寒诺一掌拍向桌面,眼带寒刃,“现在就去!”

    ……

    此时厅外,有随侍的侍卫和丫鬟。

    当翠儿跪在地上哭泣,尽量用身子挡着宁佳微,伸手去够她衣裙里的棉裤时,宁佳微的目光还是死死的定格在沈寒诺脸上,连手指甲嵌进掌心,被鲜红浸染都不可知。

    此刻,沈寒诺冰冷厌恶的目光,深深刻进了宁佳微的灵魂深处,不可忘,不能忘!

    帛锦坠落,寒意袭来,仿佛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她身上,无处遁形!

    她终于不再看沈寒诺,低头,重重的跪下。

    一瞬间,寒凉带着无数的利刃从膝盖骨处,直窜上四肢百骸,原就有旧疾的双膝,彻底裸露在冰冷的雪地里,痛得她有一瞬间的眩晕。

    随双膝一同砸向地面的,还有两滴被风雪卷盖的热泪。

    纵然这般情景,她的背脊依旧挺的笔直。

    沈寒诺双拳紧握,青筋暴起,极力忍耐着什么,最后嗤笑一声,沉着眸子,大步流星的从宁佳微身侧走过。

    带着疾风冷雪,以及那一声“贱人!”

    待沈寒诺走后,屋内的宁佳茗嗤笑出声,双目中尽时快意。

    谁曾想过,满是清高做派的宁佳微,竟会有如此一天!

    毫无尊严的像个妓子!

    真是快慰!

    宁佳茗在侍女的搀扶下,走到了宁佳微的面前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。

    她缓缓俯身,挑起宁佳微的下巴,对上她那双明亮的眼眸。

    宁佳微一抬头,入眼的就是她脖颈处暧昧的痕迹!

    瞳孔一缩,她甩开了宁佳茗的手。

    见状,宁佳茗眼中盛满了戾气,气到发笑:“怎么,这样跪着你是不是很爽啊,果然同你哥一样,是个贱胚子!”

    闻言,宁佳微苍白的脸上难得浮现情绪,起身就给了她一巴掌,眼眶中流露出刻骨的恨,“你住口!”

    要不是她,这世间唯一爱她,疼她的亲人也不会死!

    见她起身,一旁早已泪流满面的翠儿还来不及抹眼泪,急忙站起来。

    “你敢打我!”宁佳茗捂着脸颊,不可置信地看着她,之后眼中怒气高涨,抬手就要打回去。

    宁佳微却抓住了她的手腕,反手又是一巴掌下去。

    “宁佳茗,你不配提我哥。”

    说完这句话,宁佳微就带着翠儿,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。

    只是走出大门后,她险些跪倒在地,翠儿慌了,“小姐,小姐你怎么样?”

    宁佳微的膝盖处一阵痛过一阵。

    从前她的腿就被宁佳茗弄残了,每逢阴寒之日必是疼痛难忍,而此番……更是钻心的疼。

    宁佳茗愤恨的瞪着宁佳微离开的背影,抬手给了身侧的丫鬟一巴掌。

    “你们是死人吗!”

    居然让她白白挨了那宁佳微两巴掌!

    她还以为宁佳微学乖了,看来也只是在沈寒诺面前乖巧而已,该带刺还是带刺的。

    她的眼里流露出冷意。

    呵,走着瞧。

    ……

    沈寒诺站在书房中,眸色极深的看向窗外,谁也猜不透他的想法。

    “王爷……王爷,你可要为妾身作主啊!”

    听完宁佳茗的哭诉,沈寒诺眉头紧皱,吩咐管家道:“去王妃那儿!”

    这厢,翠儿扶着宁佳微回到房间,宁佳微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般,冷汗连连,脸色惨白。

    坐回床上,她虚弱的道:“翠儿,你先出去休息吧,我也想休息会儿。”

    “小姐……”翠儿的声音里都带上了哭腔,却只得应道:“是,小姐累了,先休息休息,翠儿去给小姐熬些暖汤。”

    待翠儿掩门后,宁佳微一下子瘫倒在了床上,双眸无神的望着头顶的大红帷幔,温热的液体不断从眼角滑落。

    她想,她还能失去什么呢?

    苦苦等待的良人,已经是别的女人的夫君了,而她这副残败的身子,又还能支撑多久……

    ……

    “咳咳。”

    屋内传来咳嗽声,翠儿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,直接端着红糖姜汤推门而入。

    “小姐。”扶起越发虚弱的宁佳微,翠儿的眼眶通红,一点点喂她喝汤。

    只是,这汤才喝了一半,外面就传来了吵闹的动静。

    宁佳微眼眸微动,眼睫低垂,“这么快就来了……”

    ……

    沈寒诺带着人闯了进来,看到的就是宁佳微规规矩矩的站在一旁,福身给他行礼的画面。

    那副清清冷冷的面容,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般,陡然点起了他心中滔天的怒火!

    “宁佳微,你好大的胆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