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应城资讯网
 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小说

雅裴靖小说阅读

2020-05-22 20:26:20  来源:应城资讯网
    凌雅裴靖为主角的小说叫《》,为您提供凌雅裴靖小说阅读,小说情节跌宕起伏,非常精彩。冰冷的谁自头顶冲刷下来,一道道顺着我的额头流至衣服里,让我瞬间清醒,环顾一圈,才发现我竟然回到了和裴靖的婚房。

    《不负流年不负你》精选:

    “哗啦啦——”

    冰冷的谁自头顶冲刷下来,一道道顺着我的额头流至衣服里,让我瞬间清醒,环顾一圈,才发现我竟然回到了和裴靖的婚房。

    “嘶……”

    正值初秋,单薄的衣服因为被打湿和我的皮肤紧密相贴,寒意无孔不入渗透进我的皮肤,未等我惊呼,下巴便被裴靖肆意捏住,“清醒了?凌雅,你缺了男人就会死吗?竟然敢出没那种地方!”

    裴靖为什么这么动怒?

    我怔愣片刻,忍不住反唇相讥,“裴靖,我和你已经离婚了,就算我真的被男人上了,和你又有什么关系?”

    他都要结婚了,还来管我这个前妻的私生活未免也太过可笑。

    虽然我庆幸裴靖的及时出现,可是此时此刻,我却不想在他的面前服软。

    而我的倔强触怒了眼前的男人,裴靖手上更加用力,恨不得把我的下巴捏至变形,我甚至能够听到他粗粝的喘息声。

    “放开我。”

    我一时吃痛,忍不住挣扎道。

    可是下一秒,裴靖却猛地将我扯了起来,一双眼睛比刚刚还要摄人,凭借着身高的优势俯视着我,眸子里散发着嗜血的危险——

    “你不是缺男人吗?今天,我就满足你。”

    “你要干什么!”

    我闻言心里一颤,惊恐地望着他,舌头都开始打结,“别碰我!”

    “刺啦——”

    我的反抗在裴靖的面前没有丝毫效果,眼睁睁看着他撕开我的裙子,下一秒,粗鲁地占有了我……

    “啊……”

    身体骤然一烫,没有任何前戏的进入让我疼的频频掉泪。

    甚至,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疼。

    “滚……滚出去……”

    “滚出去?”裴靖的动作毫不怜惜,强迫我跪趴在地上,好不怜惜的冲撞着我,“凌雅,你就是犯贱。”

    早已经习惯被粗暴对待的身体,很快便适应过来,随着裴靖肆意的甬动,我的唇早已经被咬的鲜血淋漓,心里屈辱倍生。

    身体的疼痛早已经习以为常,但是心里刚刚结痂的伤口,却又被狠狠地撕开了一道伤口,潺潺鲜血不住流淌……

    “我确实是犯贱,否则,我怎么会爱上你。”

    我忍不住喃喃自语,只觉得腰间一停,可是随即裴靖更加剧烈的耸动起来,每一下都仿佛要将我贯穿。

    终于,随着裴靖一声低吼,我终于得到了解脱,无力地躺在卫生间的瓷地上,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。

    随着裴靖重新系上皮带,又恢复往日禁欲的姿态,居高临下的看着我,眼底闪过一道我看不懂的情绪。

    “别留下你的痕迹,柔歌不喜欢。”

    本以为早已经麻木的心不会再疼,可是没想到裴靖总是在挑战我的心理防线,听到他的话,我骤然爆发——

    “裴靖,你究竟有没有心!”

    裴靖平静地看着我,语气凉薄,“对一个想要害死我的女人,我何必对你温柔半分。”

    “你说什么?”

    我心里一颤,有些茫然。

    随即,裴靖弯下腰与我四目相对,狭长的眸子里没有一丝温度,“当年那场车祸,你敢说和你没关系!”

    当年的车祸?

    我怔愣片刻随即反应过来,陡然瞪大了眼睛,“不是我。”

    因为刹车失灵,让裴靖连人带车滚进河里,我费尽全力将他救起,可是却是替秦柔歌做了嫁衣,可是现在,裴靖却说我是凶手!

    “还在装!”

    我一时咋舌,看着裴靖搵怒的脸色,顾不上此刻的狼狈,语气仓皇,“我怎么会害你……我……”

    “是你,剪断了我的刹车。”裴靖语气笃定道。

    “你凭什么这么说!”

    我忍不住反声质问,可是下一秒,裴靖的话却将我打入地狱——

    “柔歌亲口告诉我的。”

    柔歌亲口告诉他的!

    “咯咯……”我的脸“唰”地惨白,浑身的血液都不禁凝结成冰,所有的不忿都化为乌有。

    “秦柔歌的话,你永远毫无保留的相信,在你的心里,早已经认定我是凶手。”我低着头,竭力想要隐藏此刻的悲伤。

    却发现,身体不争气的瑟瑟发抖,我曾经拿命去救的男人,却从来没有信任过我。

    只相信秦柔歌的一面之词。

    突然,我平静了下来,缓缓起身,表情无悲无喜,“给我一套衣服,我会离开。”

    或许是我此刻的表情太过平淡,裴靖竟有些局促,拧眉睨了我片刻,冷声道:“如果不是看在柔歌的面子上,我当时就会杀了你。”

    又是秦柔歌。

    永远都是秦柔歌。

    我总算明白裴靖的厌恶,为什么结婚一年,他从没有用正眼看过我,无论我如何努力,他永远都是一副森然冷漠的态度。

    从一开始,我和裴靖之间就隔了一堵很厚的壁垒,我只能孤零零地站在外面,远远地仰视着他。

    突然,我有些乏了,身心俱惫。

    胡乱地早已七零八落的衣服套好,我径直越过了眼前的男人,在与他擦肩而过的那一刻,我忍不住顿了顿,一字一句道:“我只说一次,我不是凶手。”

    丢下这句话,我便兀自推门,却没想到,就在我推门的那一刻,一道清冷的女声倏而扬起——

    “裴哥哥,你……”

    此情此景,饶是善于伪装的秦柔歌,此刻也维持不住往日的良善,陡然拔高了声音,歇斯底里道:“你真的是不要脸,裴哥哥都不要你了,居然还来勾引他!”

    劈头盖脸的一巴掌,让我整个人有些发懵。

    新仇旧恨,我根本没做犹豫,便扬起手,反手打还回去,清脆的巴掌声在静谧的空间此起彼伏,两个女人顿时在地上扭成一团。

    突然,一记大力,正处上风的我蓦地被扯开,脑子一阵发麻,抬手一抹,手心一片猩红。

    “裴哥哥,我好痛,浑身都痛……”

    我从没有见过裴靖如此温柔,小心翼翼地扶起地上的女人,呵护备至的模样让我不禁胃酸上涌。

    一瞬间,我情不自禁出声打破此刻的沉默——

    “裴靖,我曾经很爱你,但是现在,我恨你。”